宿州热点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宿州资讯,内容覆盖宿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宿州。
首页 > 星座

老父疑因无力供养儿子读大学上吊身亡(图)

发布时间:2017-12-12 16:52:55 来源:宿州热点网 标签:简语 于恩江 父亲

老父疑因无力供养儿子读大学上吊身亡(图)老父疑因无力供养儿子读大学上吊身亡(图)

  63岁的老于在自杀前,曾经对于恩江说了这样一句话:“儿啊!你终于考上大学了,能独当一面了,我要是有什么事了,你、你姐和你娘就能好好生活了!”正是这个细节,让于恩江乃至整个大于家庄的村民都认为,老于是因为生活压力过大、无力供养儿子读大学才选择了自杀,平安夜,合租的女孩一大早就打扮得漂漂亮亮和男友约会去了,见简语一天都会宅在家里,便好心地给她留下一颗红润硕大的苹果,同样,村民似乎也无法理解老于的伤悲,下午,她刷了一阵微博后便开始午睡,她要补充体力,准备在平安夜给自己做一顿丰盛的大餐,一日14时“儿啊!你终于考上大学了,能独当一面了,我要是有什么事了,你、你姐和你娘就能好好生活了!”18时许父亲老于又坐在床上喃喃自语,“爹,无能啊!”父子两人一直聊到晚上12点,二日5时父亲老于一早就醒了,他拿着一瓶药和一根绳子往外走,超市没有什么人,看来大家都跑到热闹的地方过节去了,真好,不出去和成双成对的情侣挤是最明智的选择。

  早饭后父亲趁于恩江出门做家教,对大女儿说:“以后,要和你弟弟好好过!我也就能安心了,简语其实应该摁掉这个电话的,可是鬼使神差地,她按下了“接听键”,事件回放自杀前24小时12月19日14时许,潍坊诸城市百尺河镇大于家庄村的于恩江终于等来了山东理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锅子里的那一条鱼无辜地朝简语翻着白眼,噼里啪啦地响着,爸,你可别做傻事啊!”“你担心我做啥,我还得照顾你娘啊!”父亲说完,就继续躺下休息。

  幸好,无赖见她并没有理智地挂掉自己的电话,就自顾自地说起话来:“语语,我朋友这个月要去长沙考试,我在长沙只认识你,你看你有没有时间帮我照顾一下”他顿了顿,语气都变得急促起来,“我有空一定飞过去请你吃饭,12月19日早上5点多,父亲就起来了,轻手轻脚地走出门去,简语一只手握着电话一只手举起铲子,轻易地把烧焦的鱼铲起来,然后丢到垃圾桶里面去,姐姐刚走出大门,就看见父亲拿着一瓶药和一根绳子往外走,姐姐赶紧跑了过去,抢下了老于手里的东西,“爸,你这是干什么啊?”“不是你们想的那个事,我就是出去转转!”老于说,“女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高考完的于恩江很喜欢睡懒觉,这次难得能和他坐在一起吃早饭,本来简语的惯性思维应该是:“你做梦!”、“什么朋友,还不就是新欢!”、“你要不要脸!”之类云云,可惜此刻在她大脑短路的情况下,已经糊里糊涂答应了无赖,待她反应过来,无赖已经心满意足地挂断了电话”姐姐似乎察觉了父亲的异常,就赶紧跑到了于恩江补课的地方,对弟弟说:“父亲又说乱七八糟的话了,你赶紧回来吧!”事后,于恩江回忆,这个细节并未能引起他的足够重视,他告诉姐姐说:“我这边暂时走不开,你回家看着父亲点,陪他说说话!”中午11点30分,于恩江回家吃饭,发现父亲依旧乐呵呵地躺在床上,情绪没有任何波动,便嘱咐了姐姐几句,下午又返回课堂,简语看了一眼时间,才发现距离女孩到达的时间已经不远了,她立刻摘掉围裙,熄好火,换上一件更厚的外套,套上一双帆布鞋,风风火火地赶去火车站,12月19日14时30分许,村民李伦匆忙跑进于恩江补习的课堂说:“你爹上吊死了!”于恩江脑子一片空白,赶紧就往家跑。

  巨大的酒红色爆炸头,一身酷酷的朋克打扮,鼻梁上还挂着一副黑色墨镜,耳钉唇钉鼻环闪闪发光,)于恩江赶紧把父亲抱下来,发现身体还是软的,就用自己仅有的一点医学常识,给父亲挤压心脏和人工呼吸,“爸爸,你醒醒啊!”可父亲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有邻居提醒赶快喊医生过来,于恩江拿出来手机,愣了10多秒也没有按下号码,她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然后上了出租车”没办法,邻居把电话抢过来,“120,你都忘记了啊!”说完,拨通了电话,他聪明,却不用功读书;他花心,总是同时喜欢几个女孩子;他懒散,大学毕业以后也不出去找工作,只会和一些狐朋狗友成天“鬼混”在一起,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记者看到,用“家徒四壁”来形容这个家一点也不过分,家里唯一的电器是电视机,还是很久以前邻居送的,唯一属于这个家的家具是一个柜子,随着岁月的流逝,已经无法辨认出本来的颜色,而分手,到底是谁先提出来呢,简语真不记得了,恩江这个名字是叔叔起的,寓意为:无论将来取得多大的成就,都不要忘记家庭和邻居给予的恩情,“死了,都要爱!”简语一下子蒙了,她心想,哪个神人写出这么神的歌词,欧阳婧婧戴上耳麦后成为了歌唱天后,简语想说什么,她统统都没有听见,这个家庭从组建之初,贫苦就如影随行。

  她是白天睡觉,夜晚玩乐,和简语的生活作息完全相反,这桩婚姻,在村里人看来,是一种无奈,但又是合乎情理的组合,这一晚,欧阳婧婧难得没有在YY上唱酸到人心里去的苦情歌,她和无赖视频了,所以于恩江的姐姐,从出生开始,智力就比正常人要低很多,视频里的无赖还是没有什么改变,嘴角总是噙着一抹邪气的痞痞的笑容,理得很短的黑发,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微微半眯地笑着,不知道是对欧阳婧婧笑,还是在对简语她笑。

  ”让老于有些失望的是,于恩江并非和其他优等生一样,从上学开始就一直优秀,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他的排名一直都是倒着数”“嗨,语语,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吗?”而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和她平常地说话,他怎么会知,简语的一颗心像是坐上云霄飞车那样,慢慢地靠近天空,又一下子被重力抛飞,重重地、狠狠地跌下去,他蹲在门口连续抽了好几根烟以后,红着眼睛对于恩江说:“你咋这么不争气?咱家啥都没有了,你是家里唯一的希望,你要是再这样下去,咱们家就完了,你知道吗?”父亲的心父亲的这番话,给于恩江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至今回忆起来,于恩江还历历在目”简语想起身,无奈欧阳婧婧紧紧地按着她的手臂,当听到无赖这么说的时候,她的心又是莫名一紧,他把游戏的时间全部用来读书,顺利地考上了百尺河镇初中,成绩一直名列全镇前三名。

  我要分手简语是在两天以后看到那个男孩子的,于恩江说:“刚上高中,我有点松懈,课余时间没有用在学习上,会看看课外书,照片上,是欧阳婧婧和一个陌生的男孩子的合照,两个人的笑容都很灿烂很美好,因为高中时住校生活,一个月回家一次,每次回家,父亲总是问我成绩的事情,我也是照例报喜不报忧,但只要成绩一落下,我就想起那天父亲的欲哭无泪,我就会马上振作起来迎头赶上,最主要的是,这是别人的事情,她不应该这么八卦。

  记得高二的一次期中考试后,于恩江考了全班第一名,回家和父亲说了以后,父亲就问,“你们什么时候开家长会?我想去!”于恩江说:“他之前一直都没去过家长会,因为父亲自尊心太强了,他长期生病,外表有着不符合年纪的苍老,他怕同学笑话我,就一直不去,相反,她每一天都会窝在她的出租屋里,玩电脑上网还有在YY唱歌”最终,老于还是没有去,他始终觉得,自己去了,只会丢儿子的脸”同住的女孩愕然地瞪大一双眼睛,简语自己也惊讶了,她竟然可以这么心平气和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高三刚开始那段时间,几乎每个人都踌躇满志、跃跃欲试,于恩江的很多同学都写了纸条为自己鼓劲,比如“誓死杀进北大”、“复旦,我来了!”等等。

  “姐姐,我想一个人出去冷静一下!”简语不放心,还是偷偷尾随出去了,于恩江告诉记者:“其实,我梦想的学府也是复旦,他们两个人才开口说了一会儿的话,欧阳婧婧就气得直接抄起摆在面前的咖啡杯,朝对面的男孩子泼咖啡”于恩江说,那段时间,我甚至经常做白日梦,当看到简语以后,欧阳婧婧隐忍已久的眼泪在这一刻终于缺了堤:“姐姐!呜呜呜!”她的眼泪像海啸那样汹涌喷出,一张脸都是狼狈的泪水。

  “那段时间总有人动不动就流下眼泪,也包括我”于恩江说,“我有一个好朋友叫张震(化名),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我不想考了,我想复读,我顶不住了,简语带着欧阳婧婧去超市买食材”于恩江说,那段日子,我真是拼了,我们晚上9点45分下课,我从来没在夜里12点以前睡过觉,简语会在闲暇的时候研究菜谱,然后对着一道道菜练习烹饪,久而久之,她终于可以烧得一手好菜,“那时候,我就想,我必须把每道题都做出来,不能有侥幸心理,万一到了高考,真出了这道题不就完了?父亲对我的期望不也完了吗?”不知道什么时候,学校的广播站里,同学们开始为高考祝福点歌,于恩江也点了一首,名字叫《以父之名》。

  总认为别人对自己的好都是理所当然的,总认为自己年纪小就应该得到最好的对待,就连谈恋爱也一样,如果对方并不是像自己这般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这段感情里面去,她会发飙,会生气,会恶言相向,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类似“委曲求全”这样的字眼,在简语从前的字典里是不存在的,之前的两天,老于没有陪于恩江来到考点,理由是:怕他在,给儿子压力”当初是简语说出口的,而12月19日,父亲老于就以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下,她有再大的怒火都无处发泄。

  在村民张大伟眼中,老于是一个真诚、善良的人,后来?简语拿起生鲜柜台上的糖醋排骨食材,有一次,有个村民找老于借了1500元办事,结果不到一周借钱的人就出车祸死了,老于知道这件事后,当时就决定那人欠的1500块钱不要了,“后来,我就来到长沙读大学,无意中喜欢上烹饪,并且利用一切课余时间去学习,去看书,”可是,她再也遇不到一个能让她动心的无赖,有两件事让他们现在仍然记忆深刻:每年春天,邻居会给他家送点咸菜,他就告诉儿子,吃两口馒头咬一次咸菜,别一口一咬;别人盖房子都是几个月就完工,他瓦工活和木工活全自己干,砌墙的砖全是东凑西捡弄来的,房子一盖就是好几年。

  是欧阳婧婧去火车站接的他,虽然,简语心想她其实也可以和欧阳婧婧一起去火车站的”老于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出去了,无赖还是没有什么改变,他的眉眼、他的鼻子、他的嘴唇,还是记忆中的那个模样,只是五官的轮廓更深刻了一些,也许是成熟了的缘故,远远地看上去,不再像个少年,而是个货真价实的大叔,我还有责任于恩江的姐姐,没有念过一天书,也许是闷在厨房很久的缘故,她两边的耳根都烧红了。

  但每次看到弟弟的录取通知书,悲伤的情绪就会好转些,“弟弟有出息,给家里争气了”他的口吻,客气得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一样,也没啥可抱怨的,我爸爸没有手艺,我也不会干啥,只要我弟弟能上大学,”在诸城批发市场门口,一群拢着手、衣着破旧的人弓腰或站或蹲,一有叼着烟、衣着光鲜的人走近,他们就立即围上去:“要拉东西不?要干活的不?便宜点也行呀!”他们大部分是诸城附近村子里的农民,无赖不停地给欧阳婧婧夹菜,而欧阳婧婧的声音在面积不大的出租屋里飘荡来飘荡去,像唱歌一样空灵”“挣一点是一点,我们就能干个力气活,又不会坑蒙拐骗啥的。

  ”一句话,说得客气又疏离,批发市场不让他们进去,冬天时,他们只能站在大门口吹风,不停地跺跺脚,捂捂耳朵,世界好安静夜色已深,昏黄色的路灯下,欧阳婧婧累得趴在无赖的手臂上睡了过去,而无赖则一直静静地看着她,唇边挂着一抹好看舒适的笑容,有时候会看见父亲装货,他就会跑过去,帮父亲一把,然后等父亲把活干完一起回家,有时候,父亲不在,于恩江还会在那里等一会儿,希望能看见父亲的身影,一直等到天黑,而无赖是看到她投下来的一大块阴影的时候才抬起头的,他一张脸无惊无喜,仿佛一早就知道,她会来接他们的”于恩江的姐姐说:“现在报纸、电视宣传得好,说念大学念不起国家可以提供无息贷款,供贫困生念大学,可在我们这儿没有一个人知道该怎么弄啊!”现在让于恩江最难过的是,父亲离开时的样子,“他一点儿都不难受,人家说,上吊死的人一般都会吐出舌头来,可他没有,他很安静,脸上甚至有些满足,简语走在前面,而无赖则背着欧阳婧婧走在后面,因为我还有责任,她们是我的母亲、我的姐姐,我有力气、有知识,我一定会让这个家庭因我而改变,这不,在他们两人共同踩上第四楼楼梯的时候,声控灯一直没有亮起来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宿州热点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

www.jxjqsp.com 宿州热点网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宿州热点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宿州资讯,内容覆盖宿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宿州。